热门搜索:

方镇旗那边也是点了点头证明了秋冬茂的确是秋振声的儿子

时间:2018-12-21 15:45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反正剧情已经发生了偏差改变,秋振声是死是活跟他都已经没有关系了,但他却是看上了秋振声手中的那门功法。
 
    原版中一些威能强大的功法楚休知道在哪,也知道在谁的手中,但问题是他的实力摆在这里,想要抢也抢不到。
 
    秋振声手中的那门功法楚休自然也想要,但问题是秋振声可是飞马牧场场主,他本人便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而且飞马牧场可是算做东齐朝廷的产业,就凭楚休现在这点可怜的修为,想要去秋振声手中抢东西,那根本就是找死。
 
    楚休忽然转头对杜广仲问道:“秋振声死的时候是什么实力?”
 
    杜广仲愣了愣道:“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不过飞马牧场对于东齐来说十分重要,所以此时才会惊动东齐皇室,特意来我关中刑堂请人调查的。”
 
    杜广仲还以为楚休问秋振声的实力是因为好奇此事惊动了东齐皇族呢。
 
    楚休闻言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秋振声应该已经得到了那门功法,并且还没有将其修炼成功,但却因为不知道是何种原因被人给杀了。
 
    眼下楚休也不知道秋振声死后那门功法究竟到没到其他人的手中,甚至楚休都不知道秋振声的死跟这门功法有没有关系,不过这却并不影响楚休过去查探一番,若是功法还没被其他人夺走,那楚休这次可就赚大了。
 
    所以楚休直接问道:“堂主那边准备派谁去?”
 
    杜广仲道:“眼下还没定呢,死的人虽然不是武道宗师那一个级别的存在,但却是东齐皇室都在注意的事情,所以堂主大人准备选一些精锐前往东齐,大人你也有兴趣?”
 
    杜广仲有些略微奇怪,这种事情对于其他人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情,不过对楚休来说却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被各大势力请去的江湖捕头自然是有一笔额外的收入的,绝对要比俸禄高得多。
 
    但问题是楚休差钱吗?整个关西之地的商业命脉都掌控在楚休的手中,这点任务收入他看不上。
 
    况且楚休在实力上虽然冠绝整个关中刑堂年轻一辈,但他在探查痕迹,追查凶手这些关中刑堂的看家本领上却是一窍不通,甚至普通的先天境界江湖捕头都要比楚休强。
 
    所以一直以来杜广仲都觉得楚休不应该当巡察使,应该去缉刑司更为合适。
 
    楚休点点头道:“是有些兴趣,我去总堂一趟,看看能否要到这个差事。”
 
    刑堂的任务虽然都是由堂主分配的,但楚休自然有办法将其要到手。
 
    吩咐杜广仲和鬼手王几句话之后,楚休便直接前往关中城,不过他却没有直接前往总堂,而是去了楚源升那里。
 
    看到楚休来此,楚源升还以为他是来关中公干的,结果楚休却是说道:“我这次来是想要楚大哥你帮个忙的。”
 
    楚源升一挥手道:“什么忙?楚兄弟尽管说就是了。”
 
    其他人想要帮忙楚源升大部分都会答应,更别说是楚休了。
 
    对于现在的楚源升来说,他可是自认为是楚休的伯乐,关系亲近的很。
 
    楚休道:“是这样的,听闻东齐那边想要请人去办一件案子,正好我也准备去东齐一趟。
 
    我跟商阳莫家的弟子莫天临乃是好友,对方也是约我商谈一些事情,正好我还没有理由,我便想借着这个案子走一趟东齐。”
 
    楚休跟商阳莫家的莫天临交好,这点很多人都知道,楚源升也没有疑惑,而是直接道:“放心,这件事情便交给我吧,正好明天堂主就要定人选了,楚兄弟你的实力摆在这里,堂主是不会拒绝的。”
 
    楚休拱拱手道:“那就麻烦楚大哥你。”
 
    “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走,先去我那里喝酒去。”楚源升直接拉着楚休回到了自己的宅院内。
 
    第二日清晨,楚源升早早的便来到了关中刑堂的议事厅内。
 
    此时议事厅内除了有关思羽和缉刑司的三首领‘血幽屠’司铭外,还有一名身穿黑色锦袍,面白无须的太监。
 
    那太监用略带尖利的声音慢吞吞的问道:“关堂主,这次陛下派咱家来可是说了,务必要把这件事情给查清楚,关中刑堂最好多派一些人前来,事后的奖励可是不会少的。”
 
    关思羽点点头,他刚想要说些什么,便看到楚源升被人给领了进来。
 
    关思羽给介绍楚源升道:“这位是东齐大内,殿前司掌印副总管,王瑾王公公。”
 
    楚源升点点头,这次东齐派来的人分量还当真是不低。
 
    东齐大内共有三司,乃是专门效忠于皇室的机构,其中总管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大太监。
 
    传说东齐大内还有一位三司大总管,统御东齐大内所有的力量,乃是已经伺候了数代东齐皇室的老怪物,实力更是强悍的吓人。
 
    这王瑾虽然只是副总管,但也应该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皇帝的心腹,东齐皇室将他给派出来,显然对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很重视了。
 
    而后关思羽又指着楚源升道:“这是楚源升,我关中刑堂上代堂主楚狂歌的后裔。”
 
    王瑾一听到楚狂歌的名字,立刻站起来对着楚源升拱拱手道:“原来是关中大侠当面,咱家倒是失礼了。
 
    别看咱家只是一个阉人,但平生最为敬佩的就是楚巨侠这样的人物,恨不能仰望楚巨侠的风采,当真是可惜啊。”
 
    王瑾这幅模样可不似作伪,甚至他对楚源升的态度要比对关思羽还要好一些。
 
    楚源升笑了笑,也没有在意。
 
    像王瑾这样一见到他就提起他父亲,说多么仰望,多么敬佩之类的事情他都已经见过无数次了,早就都已经习惯了。
 
    关思羽问道:“源升,你有何事?我这边正在跟王公公商谈事情,你若是不着急,那便先等一等,以后再说。”
 
    楚源升道:“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
 
    关大哥你不是还在纠结派谁去东齐一趟吗?你觉得楚休如何?
 
    关中刑堂这些武者当中,楚休在年轻一代的实力可是最强的,而且他还曾经去过东齐的济州府,那里距离飞马牧场也不远,派他却岂不是正合适?”
 
    楚休乃是楚源升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现在楚源升想要推荐楚休来执行这一次任务,这倒也算是很正常。
 
    不过关思羽唯一有些纠结的就是楚休的能力。
 
    在实力上楚休就不用多说了,神兵大会上楚休的表现便足以证明一切。
 
    但这次他们关中刑堂派人是去查案的,让楚休杀人可以,但让他查案,他行吗?
 
    就在这时,王瑾忽然道:“你们说的楚休可是在神兵大会之上当场废掉沧澜剑宗沈白,斩杀邪极宗童开泰,位列龙虎榜第六的楚休?”
 
    楚源升点点头道:“正是,王公公听说这个名字?”
 
    王瑾点点头道:“关中刑堂这一代最为出彩的年轻俊杰,咱家自然是听说过了,数月前他在神兵大会上可是威风的很,这楚休不错,就让他来吧。”
 
    这一次的事情陛下可是亲自吩咐了他王瑾,让办的稳妥一些,多找一些人来。
 
    但问题是对于关中刑堂内部的人事,王瑾还当真不了解。
 
    现在经过楚源升这么一提醒,王瑾这才想起来,这楚休的名气倒是蛮大的,可以说要比九成九的关中刑堂武者都要大。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选这楚休便肯定没错了,反正在王瑾看来,名声和实力越强,自身的能力肯定也是更强。
 
    听到王瑾都这么说了,关思羽也只得道:“那好,这次就让楚休带队去东齐一趟,同时也要多带一些人。
 
    楚思摩的义子楚孝德、萧熠的弟子程周海、殷伯通新收的弟子王千平,还有司铭你的弟子钟平也跟着一起去,由楚休带队。”
 
    关思羽也是有些怕楚休一个人去撑不住场子,这几位当中,楚孝德和程周海别看年轻,但也都是经验丰富的江湖捕头,在探查痕迹上很拿手。
 
    殷伯通之前的弟子厉天豪被楚休废掉之后,他又新收了一个弟子王千平,也是关中刑堂的老资格江湖捕头出身,这方面的能力也不差。
 
    唯一不擅长这些东西的恐怕就只有楚休和钟平了,不过无所谓,这两位擅长杀人就可以了。
 
    转过头,关思羽对王瑾道:“这几位几乎都是我关中刑堂这一代弟子当中最为优秀的人物,让他们去,王公公可满意?”
 
    王瑾点了点头道:“可以,不错,那这一次就麻烦关堂主了。”
 
    王瑾哪里知道楚休这些人的底细,反正他听这些人要么就是掌刑官的弟子和义子,要么就是缉刑司首领的弟子,看着便不是凡俗人物,只要带回到东齐去,他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一半了。
 
    死的人只是天人合一境界的武者,又不是武道宗师,带着楚休等人去,完全足够了。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秋振声
 
    刑堂总部门口,楚休等准备前往东齐的武者都已经齐聚。
 
    这其中楚休跟楚孝德还有钟平都不算太熟,见面之后双方都只是互相打了一声招呼而已。
 
    而曾经跟楚休交过手,也算是对楚休心服口服的程周海则是笑眯眯道:“楚兄,又见面了,果然不愧是能击败我的人,我就知道你在神兵大会上肯定能够扬名。”
 
    一旁的钟平冷冷道:“能击败你的人多的是,但却不一定都能在神兵大会上扬名。”
 
    程周海冲着楚休耸耸肩道:“跟这种不会开玩笑的人打交道还当真是没意思的很,楚兄,这次的案子关堂主让你带队,有什么消息没有?”
 
    楚休摇摇头道:“我也是一次听说,只是知道一些大概的消息,况且这方面我是不擅长的,还要靠诸位才是。”
 
    听到楚休这话,程周海和楚孝德都是对楚休升起了一丝好感。
 
    他们知道钟平和楚休都不擅长探查痕迹这方面的东西,但因为楚休的名气和实力最大,堂主还偏偏让楚休来带队。
 
    程周海就怕楚休会刚愎自用,外行指挥内行,那这案子可就难办了。
 
    这次的案子东齐皇室这么重视,办好了任务奖励不会少,但若是办砸了,不光有损他们关中刑堂的名头,他们回来也是要受罚的。
 
    结果现在看来,楚休还是很有分寸的,知道专业的事情就应该找专业的人来干。
 
    这时远处一名三十多岁的外罡境武者走过来,对着在场的众人一边拱手一边歉意的笑道:“抱歉了诸位,在下有些来晚了。”
 
    程周海在暗中给楚休传音道:“这家伙就是殷伯通新收的弟子王千平,楚兄,小心一些这家伙,这厮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
 
    上次厉天豪被你废掉,殷伯通怎么也要收一名弟子来撑门面的,这王千平的实力平平,但手段却是极其阴狠,搞下去了好几个竞争对手,再加上他自己便擅长溜须拍马,这才成为了殷伯通的弟子。”
 
    这时王千平走到近前,直接对楚休弯腰一拱手,态度摆的十分低下:“这位应该就是楚休楚大人了吧?楚大人果真不愧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冠绝同阶武者的俊杰人物,这次的任务有着楚大人带领,想必是小菜一碟,轻松便可完成。”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那王千平。
 
    按理来说他是殷伯通的弟子,他对楚休的态度应该是抱着敌意的,结果这厮的姿态却是摆的极低,甚至都有些恭维谄媚的意思了。
 
    但实际上他的那些小心思却是被楚休一眼便看穿,这人也果真如同程周海说的那般,是一个笑面虎。
 
    表面上看他是在恭维楚休,成堆的好话往楚休身上安,但楚休周围的程周海、楚孝德还有钟平可也是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俊杰人物,王千平这么说是存心想要捧杀楚休,让程周海等人跟心中升起对楚休的不服和怨气。
 
    只不过他这算盘却是白打了,就算听到他们这么说,程周海等人心中也没有不服气。
 
    不是他们的心胸都很宽大,而是当初在比试的时候,楚休便已经展现出碾压一般的实力来了,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第一人当之无愧,这都是实话,他们又有什么好嫉妒的?
 
    王千平没有看到那一战,结果现在还在楚休面前玩这些小花样,简直可笑。
 
    此时楚休便一直都在这么看着王千平,什么话都没说。
 
    直到把王千平看的都有些心中发毛,他这才淡淡道:“这次的任务是堂主亲自安排下来的,对方也是东齐皇族,这么大的事情你跟我说是小菜一碟,态度如此懈怠,如何能够完成任务?用不用我去跟堂主说一声,换一个人来?”
 
    王千平的面色微变,讪笑道:“楚大人说笑了,在下只是顺嘴那么一说而已,真正到了地方,我等自然应当严谨调查,把任务尽快完成。”
 
    敲打了王千平一句,这时那掌印司的副总管王瑾也是带着人到了。
 
    楚休冲着王瑾一拱手道:“见过王公公。”
 
    看到楚休等人身上的气势,王瑾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便是楚休吧?嗯,不错,关堂主既然把事情都交给了你,咱家也是相信关堂主的眼光的,尽快把案子给查清楚,咱家回去好向陛下交差,你们能拿到的奖励也是不会少的。”
 
    楚休拱手道:“王公公请放心,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办,我关中刑堂在这方面绝对是专业的。”
 
    王瑾点点头道:“那好,我们现在便动身吧。”
 
    说着,一群人直接骑上快马,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东齐。
 
    路上楚休也是对王瑾问道:“王公公,秋振声被杀,东齐那边第一时间可发现了什么线索资料?”
 
    程周海等人也都是侧耳倾听着,楚休这话也是帮他们问的,毕竟这种事情他们才是真正擅长的。
 
    王瑾摇摇头道:“几乎没有什么线索,秋振声虽然是飞马牧场场主,不过他却不可能住在牧场内,而是在牧场周围的一座庄子里。
 
    而且秋振声为人简朴,不喜奢华,他也没有弟子,整个庄子内就只有他的妻子儿子,还有五名侍候他们起居的下人,结果一夜之间全都被杀,等到三日后,飞马牧场的人奇怪秋振声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现身,亲自来庄子找他时,这才发现人已经死了。”
 
    “那秋振声平日里可有什么仇家?”楚休又问道。
 
    王瑾摇头道:“江湖仇杀倒是最有可能的,东齐这边的人也查过,但却没有丝毫线索。
 
    秋振声在没加入我东齐时,说白了只是一个贩马的,半个江湖人半个生意人,而且与人为善,名声十分不错。
 
    据说有些江湖人穷困潦倒,连一匹马都买不起时,秋振声则是会主动赠送给对方,分文不收。
 
    而后来秋振声加入我东齐朝廷,我东齐朝廷对自己人更加不会吝啬,秋振声实力大增,飞马牧场的规模也是大增。
 
    从这时开始,秋振声也会帮助一些来往飞马牧场的江湖人,结交善缘,只要是他能帮上的,不违背江湖道义的,一般秋振声都不会拒绝。
 
    在咱家看来,秋振声才算是真的仁义,起码比北燕那劳什子聚义庄要仁义的多。
 
    这么多年来,受过秋振声恩惠的人不少,但若说是跟他有仇的,还当真是找不出来。”
 
    楚休挑了挑眉毛,他还当真没想到,这秋振声的名声竟然还这么好。
 
    只不过原版的剧情中秋振声出名就出名在他意外得到的那部功法上。
 
    毕竟这秋振声的天赋实力只能算是平平,飞马牧场虽然规模不小,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养马的。
 
    结果秋振声却是凭借一门功法便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可想而知这门功法的强大,所以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放在那部功法之上。
 
    这次楚休也有些怀疑秋振声的死跟这部功法有关系,只希望最好是没有关系,否则这次楚休也是白跑一趟了。
 
    半个月之后,楚休等人便已经来到了济州府,不过他们没有进入州府,而是直接前往秋振声所在的庄子。
 
    飞马牧场在济州府东边的一处平原上,秋振声的庄子便在飞马牧场不远处,不大的一座小山庄,也真跟王瑾说的那般,秋振声为人很简朴。
 
    像是他们建州府罗家的宅院楚休便见过,绝对要比秋振声的庄子豪华百倍。
 
    结果秋振声这么一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便住在这种地方,还当真是简朴到了极致,特别是飞马牧场的财产甚至可以说要比一个宗门都富有。
 
    踏入庄子之后,里面却是传来了一阵吵闹声,王瑾顿时一皱眉头。
 
    此时在庄子的庭院内,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对着一名身穿战甲的中年武者怒声道:“这位大人,我身为人子,结果现在父亲死了,我连见一眼尸体,祭拜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吗?”
 
    那名身穿战甲的中年武者一脸的冷冽之色,他本身更是有着天人合一境界的修为,闻言他只是冷冷道:“秋公子抱歉了,上面的吩咐过了,在关中刑堂的人没来之前,谁也不能碰尸体,哪怕是这座庄子也都已经被我龙骑禁军接管了,谁都不能擅自妄动!”
 
    那青年一脸的悲愤之色,他身边还有五名武者,四男一女,实力还都不弱,三名五气朝元和两名三花聚顶境,此时也都是在劝慰着那青年。
 
    王瑾走进去皱眉道:“乱哄哄的,怎么回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王瑾对楚休道:“这位乃是龙骑禁军破锋营参将‘长明刀’方镇旗,也是陛下派来协助参与这次案子的人。”
 
    看着那方镇旗,楚休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因为他之前为了逃离天罪舵主的追杀,用来冒充龙骑禁军的身份,用的便是这破锋营的令牌。
 
    昔日死在楚家的那几名龙骑禁军,他们便都是破锋营的人,包括楚休那个便宜老爹也是。
 
    只不过楚休没想到今天却是碰上正主了。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江东五侠
 
    李鬼见李逵,楚休也并不害怕,反而是冲着方镇旗大大方方的一拱手道:“在下见过方将军。”
 
    当初楚休冒充龙骑禁军的事情知道详情的人不多。
 
    天罪舵主已经去了青龙会总部,估计跟龙骑禁军也不可能发生什么交集。
 
    而白虎堂那个被忽悠的堂主则是被天罪舵主斩杀,已经是死无对证了,这样楚休还怕什么?
 
    那方镇旗看着楚休点点头,语气冷漠道:“庄子内的一切都没有的动过,尸体也都保存起来了,你们可以随时检查。”
 
    王瑾看着庄子内的那几人,皱眉道:“他们是谁?在这里闹什么?陛下不是都吩咐过了嘛,在关中刑堂的人没来之前,不允许外人进入庄子。”
 
    方镇旗还没有说话,那青年便带着悲愤之色道:“这是我秋家的庄子,现在我父亲死于非命,我怎么就成外人了?”
 
    王瑾诧异道:“秋振声的儿子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到底是谁?”
 
    方镇旗淡淡道:“他是秋振声的私生子秋冬茂,一直都呆在商阳郡那边,这次也是听说了秋振声的死讯这才赶过来的。”
 
    王瑾点了点头,楚休则是站在王瑾身后,暗中传音问道:“王公公,这私生子又是怎么回事?秋振声乃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他也不是什么世家出身,怎么还弄出一个私生子出来?”
 
    寻常有钱的富商都是妻妾成群,秋振声这种级别的武者还有他飞马牧场场主的身份,想要多少个女人都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寻常大世家为了保持血脉的高贵,这才总找同一个级别世家的女子联姻,这样的世家子弟在外生的子嗣才是私生子,秋振声一个草莽出身的武者,当然是子嗣越多越好,怎么还有私生子?
 
    王瑾传音解释道:“秋振声起于草莽微末,当真是最底层那种江湖人,给人走镖养马的角色,他的妻子也是在他未曾发迹时便嫁给他的,从那时候起秋振声便发誓一生只爱他妻子一人,这件事情也在东齐武林这边传为了美谈。
 
    所以如果这秋振声当真是有着私生子的话,秋振声不想愧对妻子的承诺,将其养在外面倒也很正常。”
 
    说着,王瑾还看向方镇旗,方镇旗那边也是点了点头,证明了秋冬茂的确是秋振声的儿子。
 
    龙骑禁军也是有着自己的情报渠道,如果这秋冬茂是假冒的,他也进不了庄子。
 
    “剩下那几个人是谁?”王瑾问道。
 
    方镇旗淡淡道:“是江东五侠,他们昔日受了秋振声的恩惠,这次是特意护送秋冬茂这个秋振声唯一的子嗣来的,并且还想要‘不自量力’的帮秋振声报仇。”
 
    方镇旗的话语当中带着些许的嘲讽之意,就连他们东齐都没有查清凶手在那里,这几个还想要帮人报仇?
 
    不过楚休在听到江东五侠的名字后,却是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对方几眼。
 
    所谓的江东五侠乃是东齐江东郡出身的五个年轻俊杰,效仿聚义庄义结金兰,励志行侠仗义,扶危济困。
 
    这种所谓的结义在楚休这种很现实的人看来是有些可笑的,特别是这帮人所效仿的竟然是聚义庄。
 
    聚义庄在江湖上的名气的确是很大,三十年前五人结义,三十年后聚义庄已经成为人和六帮之一。
 
    但只有真正了解底细的人才知道,为何昔日义结金兰的五人只变成了一人?这其中的一些东西可是讽刺的很。
 
    眼下这江东五侠才刚刚展露头角,所以这五人还当真是因为义气结拜的,这几年也是干了不少行侠仗义之事,在江东郡周围的名声很不错,包括这江东五侠的绰号都是江东郡的武林中人给他们起的。
 
    只不过在原版的剧情当中,他却是知道这五个人最后可是会闹的彻底分崩离析,其中的内情可是很有趣的,足以让江湖八卦传上数个月。
 
    江东五侠这五个人
    老四‘秋月刀’吴天冬也是三十多岁,相貌俊朗,穿着一身白色武士服,腰胯双刀,打扮的好似江湖豪侠一般,有着三花聚顶境的修为。
 
    最引人注意的是五侠中最小的‘舞柳回风’柳卿卿,也是五人当中唯一的女子。
 
    柳卿卿看其模样只有二十出头,但实际上的年龄也应该有三十以上了,不过她踏入三花聚顶境的时间很早,所以自身相貌依旧年轻靓丽,穿着一身雪白色的纱裙,但宽大的袖袍和腰部却是用绳子扎起,避免交手时影响发挥,但却也显露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形来。
 
    楚休面色有些古怪的盯着那柳卿卿,都说女人是祸水,但这相貌只能说是上佳,但却称不上是绝色的柳卿卿却是真的祸水。
 
    在原版的剧情中,本来前途不可限量的江东五侠却是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虽然她不是有意的。
 
    而此时那柳卿卿感觉到了楚休的目光,她却是微微一皱眉,身形向后一退,眼中露出了一抹厌恶的神色。
 
    女人闯荡江湖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柳卿卿闯荡江湖时遇到对她露出异样目光的人可是不少了,但楚休对她所露出的目光却是让她感觉很不舒服,简直有种被看光的感觉。
 
    察觉到楚休的目光和柳卿卿不适,老四吴天冬一步踏出,挡在柳卿卿的身前,对着楚休怒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吗?”
 
    楚休淡淡道:“女人是见过,不过我却没见过如此自作多情的女人。
 
    吴郡洛家的洛飞鸿跟我乃是好友,那位虽然做派不太像女人,但相貌可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能比的。
 
    还有你,怕你的女人被人看,那就藏到家里去当大家闺秀,既然想要闯荡江湖,那还怕人看不成?”
 
    柳卿卿被楚休的话气的面色发白。
 
    她虽然是江湖人,但也是一个女人,有哪个女人能容忍被人明说自作多情,相貌不如其他人?虽然是真的不如。
 
    吴天冬脾气火爆易怒,柳卿卿更是他一直爱慕的女人,闻言他直接拔出自己腰间的两柄纤细的秋月刀怒喝道:“有胆你再说一遍?”
 
    还没等楚休这边说话,王瑾便用尖利的声音厉喝道:“都给咱家住手!”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