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方做掉都不成问题但现在换成楚休我们却是没办法轻举妄动了

时间:2018-12-21 15:40 文章来源:互联网

 
    楚休那可是直接从建州府当地的武林势力中分得一定的红利的,在建州府更是说一不二,让其他巡察使都是眼红的很。
 
    楚休沉声道:“诸位,我这次的确是插手了其他州府的事务,不过却不是插手你们巡察使堂口的事务,而是插手当地江湖上的生意。
 
    你们说我动了你们的收益,但我若是能够保证你们所得到的收益更多呢?”
 
    姜涛然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楚休淡淡道:“意思很简单,你们麾下州府当地那些武林势力的孝敬你们可以不要,直接摆出一副对我无可奈何的姿态便好了。
 
    只要诸位不插手,那些武林势力岂不是任由我拿捏?当然我也不会做的太过分,我在建州府是怎么做的,在他们那里也还怎么做,同样他们也要把各自经营的走私生意拿出一部分来给我。
 
    至于他们给我的那一部分我也不会独吞的,我们四六开。”
 
    楚休指了指自己:“我六,你们四。”
 
    姜涛然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还能这么玩?
 
    其实楚休这招倒是很简单,这些当地的武林势力不是以为有着关西之地的规矩在,楚休奈何不得他们吗?
 
    那好,就让他们背后的巡察使先行认怂,起到一个带头作用,这样一来,有胆子死硬的还有几个?
 
    这就跟楚休前世的某个典故一样,地方官收税,要先跟当地的豪绅联手,只有豪绅先把税都老老实实的交了,其他百姓才会跟着交,而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豪绅得七,地方官得三。
 
    当然放到楚休这里这规矩就要改改了,他拿大头,其他人拿小头。
 
    不过楚休还算是比较厚道的,他拿六成,其他人四成,不过就算是这四成,也要比以往那些武林势力给他们的孝敬多。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沉声道:“诸位,你们说我动了你们的利益,现在我不仅没动你们的利益,反而可以让你们的利益变得更多。
 
    你们不想撕破脸,我也不想,所以现在解决的办法我都已经放在你们眼前了,说说吧,到底同不同意。”
 
    在场的几人脸上都是露出了纠结之色,当然卫长陵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他关西巡察使的身份只是次要的,主要的身份可还是九原卫家的人,他当然是要优先考虑九原卫家的利益。
 
    只不过方才他已经是领教过楚休的厉害了,此时自然是不敢再说话。
 
    姜涛然等人都是一副沉思的神色,虽然楚休嘴上说的好听,他们得到的利益比之前多,但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付出的。
 
    按照楚休这么来,他们所付出的东西很简单,那就是威名。
 
    如此做便相当于他们在楚休面前主动认怂,再也不去管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这样一来楚休在关西之地的威势必然大涨,但他们在当地的武林势力那里不说威名散尽吧,但起码却要排在楚休之下。
 
    不答应就要跟楚休翻脸,答应的话他们虽然能得到好处,但却也要损失一部分的威名,这还当真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不过就在这时,杨陵却是忽然站出来道:“楚大人的条件,我答应了。”
 
    姜涛然等人都是望向杨陵,一脸的讶异之色,还带着些些许的恼怒。
 
    之前来的时候大家可都是说好了的,几个人共同进退,结果现在杨陵却是忽然变卦,第一个答应下来,他这是什么意思?
 
    迎着众人的目光,杨陵苦笑道:“诸位,咱们加入关中刑堂的时间也不短了,这些年来没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不过刑堂的俸禄大家都知道了,少的实在是有点可怜,所以说句大实话,咱们当这个巡察使,定然是要把搂钱放在第一位的。
 
    几位大人倒是不怕,但在下可还是外罡境内,不多准备一点资源,拿什么来冲击三花聚顶境?
 
    义父大人的性格你们都知道,我是别想从他那里得到半点的修炼资源了,所以现在我也只能自己想办法。
 
    楚大人乃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更是代表我关中刑堂在江湖上扬威,现在更是位列龙虎第六位。
 
    在这等人物面前认怂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些许的威名我杨陵也不在意,先把好处拿到手才是关键的,所以诸位抱歉了,不论你们答不答应,反正我是准备答应了。”
 
    杨陵的话也是让姜涛然等人陷入沉思。
 
    正像杨陵所说的那般,他们还在关中刑堂为这一点蝇头小利算计呢,那边楚休却是已经在江湖上扬威了。
 
    而且以现在楚休年龄和实力,将来身居高位是肯定的,起码进步的速度要比他们快得多。
 
    到时候他们可能还是巡察使,而楚休却已经是掌刑官或者是缉刑司的头领了,在有好处的情况下,他们何苦为一点点不值钱的名声,去得罪楚休呢?
 
    想通了这一点,姜涛然直接咬咬牙道:“楚大人,在下也愿意答应你的条件。”
 
    反正他自认是不如楚休的,而且楚休给他的利益倒也没让他亏本,所以姜涛然也是顺利的答应了下来。
 
    眼看五个人当中已经有两个人都答应了,方华和司徒行也是对视一眼,叹息了一声道:“楚大人的条件,我们也答应了。”
 
    方华和司徒行的年龄不算大,但也不算是小了,都已经过了壮年,这辈子应该是无法踏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而楚休只要不死,没有半路夭折,那将来踏入天人合一几乎是肯定的。
 
    他们现在虽然不算老,但在楚休这等人物面前已经算是老了,既然姜涛然和杨陵都已经同意了,他们还坚持什么?别到时候攒下一大堆的家底,结果到后来有命赚没命花。
 
    就好像他们那位同僚蔡景胜一样,奔波了大半辈子,年轻时更是拼命的很,甚至还加入过缉刑司当过一段时间密探呢,结果如何?还不是落下了重伤的病根。
 
    结果这些年所积累的家底全都被他变卖了,去找江湖神医‘气死阎罗’风不平来医治。
 
    眼看着五个人同意了四个,卫长陵此时却是已经傻眼,这让他怎么说?
 
    不过楚休也没有跟卫长陵废话的打算,他直接冷声道:“卫长陵,你也不用说同意不同意,包括今天我说的话,你也可以选择传出去给其他的江湖势力,这些都随意。
 
    不过那时候你触动的可是整个关西之地的利益,恐怕不用我出手,在场的几位就能够让你在关西分部内没有容身之地!”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九原卫家
 
    有着杨陵作为内应,楚休一席话下来已经彻底让在场的几位巡察使都站在了他这边。
 
    楚休要的关西之地的权力,其他人想要的是利益,这点并不冲突。
 
    唯一跟他有冲突的便是这卫长陵了,不过现在大局已定,这卫长陵也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卫长陵,那股压力让卫长陵根本就不敢说半句废话,甚至连反驳一句都不敢。
 
    有些愤恨的盯着在场的众人一眼,卫长陵最后只得道:“好好好,你们既然都已经决定好了,那就莫要后悔!”
 
    说完之后,卫长陵直接转身便走。
 
    胳膊拧不过大腿,眼下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了,楚休要在关西之地称王称霸,他们九原卫家第一个不能答应!
 
    楚休看着在场的众人,笑了笑道:“一个小麻烦而已,诸位不用担心,你们放心,只要这段时间诸位装聋作哑,不再去管各自州府内的事情,一个月之后,诸位所能够得到的东西将会更多。”
 
    方华等人都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既然他们都已经答应楚休的条件了,那自然也用不着想那么多,都商议好了之后,众人便都直接告辞离去。
 
    杨陵表面上是要回到自己的商州府当中,不过他转了一圈之后,却是又回到了建州府的堂口当中。
 
    “恭喜大人,只要这件事情成了,今后在关西之地,您就是除了魏九端之下权势最大的巡察使了。”杨陵冲着楚休恭敬的说道。
 
    在其他人面前他是跟楚休平起平坐的巡察使,但在楚休面前,他却是没忘记自己的身份。
 
    楚休摇摇头道:“还有最后一关,没那么容易,看着吧,有些人是注定要闹出一些事端来的。”
 
    杨陵有些迟疑道:“您是说卫长陵那家伙?用不用我们在暗中将其解决了?”
 
    擅自杀害同僚乃是关中刑堂的大忌,但等这种事情楚休已经干过了,还不止一次,甚至卫长陵都有些习惯了,现在再干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楚休摇摇头道:“卫长陵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杀了一个卫长陵,九原卫家还能再推出来一个卫长陵。”
 
    杨陵皱眉道:“那大人的意思是直接对九原卫家动手?”
 
    楚休淡淡道:“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却不是现在,现在就要看看你那位义父大人,他是什么态度了。”
 
    杨陵闻言不由得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意,他伺候了自己那位义父大人那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那位的德性吗?
 
    他当初也是真瞎了眼,还真以为抱上了魏九端的大腿,结果却是一毛不拔的大腿。
 
    而此时卫长陵在离开建州府之后,他并没有回自己的州府,而是径直前往九原卫家。
 
    九原卫家在关东和关西交界的九原府内,不过却并不在州府当中,而是在州府外,一座不小的山庄内。
 
    卫家家主有着五气朝元境的实力,已经堪比方华那种巡察使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而真正能让卫家有着如此地位的还是卫家老祖,一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不过年龄也是不小了,据说乃是跟魏九端一个辈份的人,不过却早就已经不出手了,只留在卫家内修身养性,用来震慑宵小。
 
    此时卫长陵直接回到卫家内,来往的卫家弟子看到他其实并没有太恭敬的神色。
 
    卫家乃是关中大族,巅峰时期家族中甚至都出过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不过后来却是有些没落了。
 
    所以卫家倒也并没有像其他关中之地的武林宗门那样畏惧关中刑堂,嫡系弟子他们可舍不得扔进关中刑堂当中,卫长陵乃是旁系,只不过是旁系弟子当中比较出色的那一个。
 
    走到卫家内宅门前,卫长陵直接一拱手道:“卫长陵求见家主。”
 
    守门的卫家弟子通报之后,这才将卫长陵给领进去。
 
    卫家家主卫墨瞿乃是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人,但却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神色,远比罗家老祖等人要有气势的多。
 
    这便是卫家的底蕴了,虽然现在卫家没落了,但大族的规矩还是有的。
 
    “怎么了?可是那楚休又闹出什么事端来了?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那楚休现在风头正盛,暂且别招惹他。
 
    站的越高摔的便越惨,我等只需要这么静静看着,看他起朱楼,看他楼塌了,这便可以了。”
 
    卫墨瞿慢条斯理的说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些年来想要找他卫家麻烦的巡察使也不是没有,甚至掌刑官也有几个。
 
    结果呢?流水的巡察使,铁打的卫家,他们卫家在这关中之地立足甚至要比整个关中刑堂的历史都要早,那些巡察使和掌刑官早就不知道哪去了,而他们卫家还屹立在此,可以说从一开始,卫家就没怎么把楚休放在眼中。
 
    卫长陵带着一脸的悲愤之色道:“家主,这次可不是我去招惹的楚休,而是那楚休野心勃勃,竟然想要吞下整个关西所有州府的生意,这根本就是在断我卫家的根基!”
 
    走私的生意这么大,卫家自然也是干过的,等到卫长陵把事情的经过都给卫墨瞿详细的说了一遍之后,卫墨瞿也是面色发黑,隐隐有些愤怒。
已经在此地修养十多年来了,不过看精气神,他简直要比魏九端都好。
 
    武者一旦到了年龄大了之后,气血衰败乃是必然的。
 
    所以卫家老祖这才会选择将家族的事务大部分都下放,然后自己闭关,精研道家典籍,修身养性,想要延缓一下自身的衰老。
 
    别说,这种手段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起码现在卫家老祖自身的精气神看上去可是要比魏九端都要好。
 
    毕竟魏九端这个掌刑官当的虽然是比较轻松的,但每天还是要操心各种事务,勾心斗角的,心血的消耗绝对要比位卫家老祖大。
 
    卫墨瞿道:“是出了一些事情。”
 
    说着,卫墨瞿便将事情的经过都跟卫家老祖说了一遍。
 
    最后卫墨瞿道:“这件事情棘手就棘手在对方乃是楚休,是为了关中刑堂立下了大功劳的楚休。
 
    换成是一般的巡察使,我们哪怕是暗中把对方做掉都不成问题,但现在换成楚休,我们却是没办法轻举妄动了。”
 
    卫家老祖思索了片刻,忽然道:“把事情闹大。”
 
    卫墨瞿一愣,随后问道:“闹到多大?”
 
    卫家老祖沉声道:“去联合元洲张家,我们两家一起出手,把事情闹到让魏九端不得不出面镇压的程度,不过记得,出手归出手,千万要记得分寸,若是废了楚休或者是杀了他,我们卫家也是一样要跟着倒霉的。
 
    魏九端虽然老了,现在看着也有些不中用了,但他毕竟还是掌刑官,临退休之前他不想闹出大事来,这件事情他不管谁管?
 
    记住了,对付关中刑堂的人,最好还是要让关中刑堂的人自己来,这也是我为何非要让你把我卫家的弟子塞进关中刑堂里面的原因。”
 
    卫墨瞿连忙道:“是,我这就去办。”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