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楚休那边眼看自己麾下没什么事情他也只是吩咐了其他人一句

时间:2018-12-21 15:44 文章来源:互联网

起码在楚休这一记阿鼻魔刀之下,卫墨瞿手中的剑罡全部碎裂,甚至他自己都被这一刀斩的后退了一步,看着自己手中那长剑上的一个缺口,卫墨瞿有些心疼的咧了咧嘴。
 
    他手中这柄长剑可是由神兵阁出品的五转宝兵,乃是他用了很大的代价,这才从东齐的一个商队中拿到手的。
 
    结果现在只是跟楚休对拼了一刀便出现了这么一个缺口,这柄剑却是已经废掉一半了。
 
    而且这还没完,楚休的阿鼻道三刀连接使出,强大的魔气爆发而出,此时的楚休简直犹如魔神一般,悍勇无比,竟然打的的卫墨瞿连连后退。
 
    在一旁压阵的张坤泽眼中露出了一抹浓郁的忌惮之色,长剑已经被他拿在手中,随时都准备出手。
 
    之前张坤泽还并没有把楚休放在眼中,他为人有些狂傲,总感觉楚休这等小辈的武者名声大多数都是吹出来的而已,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般强。
 
    但结果今天一见到楚休他却是信了,以三花聚顶境的实力竟然压着已经踏入了五气朝元境数年卫墨瞿打,眼下把卫墨瞿换成他来,估计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在张坤泽已经准备动手,夹攻楚休时,数丈大小的罡气龙爪轰然落下,强大的罡气直接震飞了楚休,也是将卫墨瞿给轰到了一旁。
 
    魏九端面色阴沉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冷声道:“干什么!?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造反不成?”
 
    其实魏九端之前是没打算出来的,他更乐于坐山观虎斗。
 
    楚休的表现已经有些超乎魏九端的预料了,让他有了些许忌惮的心理在其中。
 
    不过忌惮归忌惮,他若是还是在壮年时期,必不能容忍楚休这样的手下在,定然要选择立刻出手打压。
 
    但现在嘛,他都是已经快退休的人了,自然是捞好处要紧的,只要楚休在他临退休之前没有去动他利益,魏九端便没打算再去管楚休。
 
    只不过现在卫家和张家把事情闹的这般大,竟然都派人来围攻巡察使堂口,甚至都动上手了,魏九端如果不出面,让事情继续恶化传出去,他这个掌刑官怕是要提前退休了。
 
    看到自己等人终于是把魏九端给逼出来了,卫墨瞿嘿嘿笑道:“魏大人终于肯出面了?我可没有想造反的意思,我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
 
    楚大人把事情做的这般过分,难道还不允许我等喊冤了不成?”
 
    魏九端皱了皱眉头,对楚休沉声道:“楚休,你在其他州府搞的那些事情我不管,但你如此乱搞却是把整个关西之地弄的一团糟,我若是再不管管,恐怕整个关西之地都要民怨沸腾了。
 
    把你的人都给我收回去,管好你自己麾下的州府便好,其他的事情你少插手!”
 
    楚休淡淡道:“缉刑司调查关西之地的各大世家有没有走私等违法乱纪行为,难道大人也想要插手吗?
 
    大人别忘了,我除了是关西麾下的巡察使,也一样是缉刑司的密探。
 
    而整个缉刑司都归关堂主直接管辖,大人你,怕是管不了我吧?”
 
    魏九端愣了愣,他怎么也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当场顶撞自己,甚至还开口威胁。
 
    要知道之前楚休可是一直都没有违逆过自己的命令,无论是他将卫寒山的州府给了杨陵,还是将蔡景胜的州府给了卫长陵,面对这些楚休都只能妥协。
 
    官大一级压死人,魏九端可是将这一个规矩展现的淋漓尽致。
 
    结果现在楚休却是胆敢违背他的命令,这让魏九端的面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
 
    靠近了楚休,魏九端压低声音道:“楚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跟我玩这一套,别忘了,我可还没退休呢!关西之地,仍旧是属于我魏九端的关西!”
 
    楚休沉声道:“我没想干什么,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魏大人,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杨陵那次我给你面子,卫长陵那一次我也给了你面子,那可是两个州府,我都让出来了。
 
    现在我只是动用我手中的权力来捞点好处,这便成坏了规矩了?天底下可没有光一个人吃亏的道理!
 
    反正这一次我是不会再让了,卫家和张家若是不满,那就让他们来攻打巡察使堂口,反正我楚休是不怕。
 
    事情若是真的闹大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我关中刑堂的刀剑硬,还是他们那两家的骨头硬!”
 
    楚休那强势的话让魏九端面色一阵阴沉,真的闹大了,卫家和张家肯定要倒霉,被关中刑堂清算,就连他自己也要彻底退休了,哪怕现在关思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任者,他也不会让一个连自己的辖区都弄不安稳的家伙来当这个掌刑官的。
 
    魏九端倒是想要好好训斥和教训一下楚休,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是没这个胆量。
 
    楚休现在身上唯一的优势就是他在神兵大会之上扬威,甚至被一些人称之为是关中刑堂的门面,当然只是年轻一代的,不过这样也足够惊艳了。
 
    眼下楚休身上带着大势,除非他做出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来,甚至是那种让关思羽都无法容忍的事情,否则的话这段时间内没人可以动楚休,哪怕是魏九端也是如此,除非他想要背上一个苛待功臣的罪名。
 
    所以想了一圈魏九端才骇然发现,自己对楚休竟然有些无可奈何,起码是现在无可奈何。
 
    魏九端阴沉着目光低声道:“你当真不退?”
 
    楚休淡然道:“不退。”
 
    魏九端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愤怒且复杂的神色,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事情已经彻底脱离自己的掌控了,楚休,也不再是那个任他拿捏的楚休了!
 
    他在关西当了几十年的掌刑官,手下人强硬的、阳奉阴违的、不安分的他都见过,不过哪个还不都是被他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没想到临近退休,却是忽然冒出来一个人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控,魏九端承认,他是真的有些低估楚休了,这人的成长速度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这才多长时间,这楚休竟然就已经到了脱离他的掌控,跟他叫板的程度。
 
    最重要的是这楚休的态度让魏九端知道了什么叫狼子野心!
 
    正是因为前两次楚休的乖乖的认怂让步,让魏九端以为这楚休还是很识时务的,知道分寸,跟之前他手下的那些人几乎没什么两样。
 
    结果到了今天他才知道,之前楚休的那些隐忍退让根本就是伪装!直到现在他的地位都已经彻底稳固,甚至连自己都没法动他,这楚休才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来!
 
    “好好好!好的很!楚休,老夫这辈子都没看错人,如今却是看错了你!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应该帮着卫寒山打压你,让你永无出头之日!”魏九端语气森冷道。
 
    楚休淡淡道:“可惜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魏大人,你还有几年便要彻底退休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是我的老上司,现在你退一步,来日里我也会记得你这个人情的,你又何苦去争那么多呢?”
 
    魏九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可是这关西之地的掌刑官,虽然现在快要退休了,但越是这个时候,他便越是敏感。
 
    魏九端掌握大权这么多年,现在让他对自己的手下退步认怂,这种事情魏九端可是做不到!
 
    看到魏九端这幅模样,楚休摇摇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得谈了,反正关西之地的商业命脉我要了。
 
    卫家和张家若是想要闹大,我奉陪,哪怕最后我要被关堂主斥责,他们这两家也是没好果子吃。
 
    至于魏大人你想要站在那一边,我不干涉。”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便走,留下了一脸阴沉之色的魏九端。
 
    卫墨瞿和张坤泽面面相觑,魏九端这个掌刑官竟然连下面的巡察使都压制不住,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眼下楚休那边强势无比,魏九端只得把目光转向了卫墨瞿二人,冷声道:“楚休的态度你们两个也都看到了,你们把我逼出来也是没用!
 
    当初若不是你们卫家去招惹楚休,非要夺来属于他手下的那个州府,如今楚休又怎么会把手伸向其他地方?
 
    因果报应,你们现在还来找我喊冤,有用吗?”
 
    卫墨瞿心中暗自不屑,那楚休一看就是狼子野心之辈,哪怕是自己这次不去动属于楚休的那个州府,他难道就不会把手伸向其他地方了?
 
    况且当初可是你魏九端收了钱,这才答应将属于楚休的州府交给卫长陵的,结果现在还说的跟你好像毫无关系一般。
 
    卫墨瞿当即便冷哼了一声道:“楚休那般做已经彻底扰乱了关西之地的规矩,我卫家和张家还怎么做生意?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点魏大人你是知道的,反正这件事情不解决,那便没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剧情偏差的大案子
 
    身为关西大族的卫家当然不会就这么认怂。
 
    送给楚休一部分钱财,像其他世家那般破财消灾倒是简单,但这丢失的面子谁来给他们补上?
 
    像是卫家这种大族,脸面可是看的要比其他东西更重要。
 
    魏九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楚休强势无比,卫家和张家也是不想退让,这让他怎么办?
 
    魏九端最后只得道:“我在关西分部所有的几个州府全都给你们,你们卫家和张家把生意搬到那里去,楚休的手伸的再长,也伸不到我的手里去。”
 
    身为掌刑官,关西分部周围的几个州府都是由魏九端直接管辖的,这些州府平时的孝敬也是归魏九端所有的,现在魏九端把这些生意都给了卫家和张家,那卫家和张家自然也应该拿出一部分的孝敬给魏九端来,所以说魏九端也不算吃亏。
 
    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总有人会吃亏的,真正吃亏还是原本魏九端麾下州府的那些武林势力。
 
    卫家和张家这两个巨无霸一般的家族忽然插手进这几个州府的势力,当地的那些小势力还有肉吃?恐怕就连喝汤都费劲。
 
    当然卫家和张家是不会顾忌这些的,既然魏九端都这么说了,两个人也是直接拱拱手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等就给魏大人你一个面子,不再闹下去了。”
 
    说完之后,这两个人也都散去。
 
    事情虽然暂时结束了,但关西之地的风波可是还没有平复下去。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无论是关西之地的那几个巡察使还是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楚休的强势程度他们都看在眼里,甚至就连魏九端都已经拿这个属下没有办法了,卫家和张家也是奈何不得这楚休。
 
    想通了这一点,其他州府的武林势力也都是彻彻底底的服气了,不想被吞并所有生意,那就只能乖乖的把孝敬给楚休送上去。
 
    至于姜涛然等巡察使嘛,通过这件事情他们也是看明白了许多东西,魏九端怕是真的老了,他们的态度,也应该换一换了!
 
    而此时卫家内,卫家老祖听着卫墨瞿的汇报,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半晌之后,卫家老祖这才叹息道:“多事之秋啊!”
 
    卫墨瞿疑惑道:“事情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我卫家最后没有退步,也没有吃亏,还有什么事情?”
 
    卫家老祖叹息道:“目光要放得长远一些,眼前的事情是解决了,但以后呢?
 
    听你的描述,那楚休的性格应当是十分的强势霸道,而其有着鹰视狼顾之相,显然也是那种不甘安宁的狼子野心之辈。
 
    现在他还只是巡察使,只不过在巡察使当中有着一些名声便敢去搞这么大的事情,甚至去硬顶魏九端,等他成为掌刑官那一天又会是什么模样?
 
    魏九端已经老了,关中刑堂真正的精锐又在缉刑司当中,那些人擅长杀人,但却不擅长管理地方。
 
    所以楚休上位掌刑官的几率很大。
 
    眼下我卫家已经跟那楚休结怨,再联想到楚休的性格,他若是真成为掌刑官,又会搞出什么事情来,我卫家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卫墨瞿迟疑道:“那老祖,我卫家现在应该怎么办?”
 
    卫家老祖沉声道:“等!那楚休现在身上有大势在身,魏九端都动不了他,更别说我卫家了。
 
    等到他身上那层光环消失,不用我们卫家去找他麻烦,就以魏九端这种性格都不会放过他的。
 
    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在一旁推波助澜看着就好了,自然有人会解决这楚休的。”
 
    卫墨瞿点了点头,其实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他们卫家在关中之地历经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甚至历史要比关中刑堂都要长,比楚休更强的敌人他们都见过,最后还不是被他们卫家给熬死了?一个楚休,算不得什么。
 
    眼下各方都已经收敛,不想动手,楚休那边眼看自己麾下没什么事情,他也只是吩咐了其他人一句,自己先行闭关去了。
 
    当初在水云观前,那玄诚道人曾经讲解过五气朝元之道,楚休也是颇为认可对方的道家观点。
 
    心属火,当要降服心猿,凝心定神。
 
    将自身的五脏当作是五个关隘来细致的修炼,每一样都将其达到极致,如此体内方能五行合一,轮转不息,达到五气朝元境真正的巅峰,底蕴深厚。
 
    可以说这种修炼方式有些缓慢,但却是最能打牢根基的那种,如果楚休若是按照这种步骤详细的去打磨五气朝元这个境界,那等到他真正达到了五气朝元境之后,他初步踏入这个境界甚至就能跟其他已经是五气朝元大成的武者相比。
 
    道家的功法中正平和,虽然看似修炼缓慢,但却是最重根基的。
 
    楚休所得到的第一部功法便是道门的先天功,所以他的修炼痕迹上也是有着浓郁的道门印记。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他算是道佛魔同修,其中道门的功法为他打捞了根基,魔门的功法则是为楚休带来了强大的力量。
 
    至于佛门的功法则是攻守兼备,可以居中调节,让楚休一身的修为更加的圆融。
 
    闭关了三个月之后,楚休的境界其实并没有上升多少,但他对于五气朝元境这一境界的领悟以及打磨体内五脏之力的积累却是增长许多。
 
    这是一个水磨工夫,也是需要顿悟的,前期虽然费力一些,但到了后期却是能够一飞冲天。
 
    三个月之后,楚休这才准备出关活动一下。
 
    巡察使堂口内大部分的人都在其他州府内活动,只有杜广仲和鬼手王二人比较擅长处理一些内政杂务,所以他们便一直留守在巡察使堂口内。
 
    看到楚休出关,鬼手王问道:“大人这次闭关可有收获?”
 
    楚休摇摇头道:“才三个月而已怎么会有收获?对了,这段时间内关西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一旁的杜广仲听得略微有些无语除了卫家和张家这两个大族,其余的势力也都已经选择靠向楚休。
 
    还有姜涛然等巡察使,他们对于楚休的敬畏甚至要比魏九端都大,可以说眼下楚休除了没有掌刑官的位置外,他的权力并不次于魏九端这个正牌的掌刑官。
 
    鬼手王在一旁道:“这段时间倒是很安静,关西之地的这些武林势力也都是老实的很。
 
    哪怕是卫家和张家也都已经偃旗息鼓,没有了动静。”
 
    楚休点了点头,他也猜到会是这么个结果,毕竟眼下他有大势在身,卫家和张家也不是白痴,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的麻烦了。
 
    这时候杜广仲忽然道:“不过前几日总堂那边倒是有件有意思的消息传来,东齐之地发生了一件命案,飞马牧场场主秋振声一家被灭门,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东齐皇族,所以现在东齐皇族那边派人来总堂,想要总堂那边派人来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据说开出价格还很高,现在总堂那边正思虑着想要让谁去调查呢。”
 
    听到这句话之后楚休却是猛然间一愣,飞马牧场场主秋振声死了?原版的剧情在这里又出现了偏差!
 
    飞马牧场乃是东齐最大的一个牧场,其中驯养出来的马匹都是专供东齐军方的。
 
    秋振声身为飞马牧场场主,他并不是东齐朝廷之人,而是江湖人,飞马牧场所产出的马匹最开始也是卖给各个江湖势力用来代步的。
 
    只不过后来因为马匹精良,所以飞马牧场便被东齐朝廷所盯上,而秋振声也是颇为识时务,直接将飞马牧场献给了东齐朝廷,一跃成为了东齐朝廷的人。
 
    东齐朝廷这边也是投桃报李,术业有专攻,飞马牧场仍旧是由秋振声来主管,而且东齐朝廷也是拿出大把的钱财和资源交给秋振声,让其扩建飞马牧场,但所产出的马匹则是主要供给东齐军方。
 
    本来一个养马的就算是名气再大也应该是不怎么入流的,但在原版的剧情中,秋振声却是意外从东海的一处海岛上得到了一门强大无比的上古功法,能够预测天机,看透天地人三才之变,威能强大无比。
 
    秋振声闭关三年参悟神功,一步踏入武道宗师之境,只出一招便重创了一名魔道出身的武道宗师,从此之后秋振声便彻底名扬江湖,甚至就连东齐朝廷都给予了对方更多的优待,让其继续呆在飞马牧场。
 
    这样一个在原版剧情中也算是名声赫赫的大人物现在却是死了,这剧情偏差的楚休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任务
 
    一个未来的大人物忽然就这么死了,这让楚休略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楚休第一个考虑的便是这件事情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和什么坏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