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乃是用特殊的材料书写在特殊的东西上面也一样带有武道真

时间:2018-12-21 15:49 文章来源:互联网

  程不讳也是用不善的目光看着楚休,冷声道:“楚大人,你们关中刑堂在检测痕迹和探案上的确是有一手,不过凡事也都是要讲证据的,你这么问秋公子是什么意思?”
 
    江东五侠护送秋冬茂一路前来飞马牧场,他们五人对秋冬茂的感官都不错。
 
    秋振声为人仗义疏财,崇尚简朴,但他的大儿子秋冬宁却是有些盛气凌人的纨绔感觉,五人都见过,印象都不算太好。
 
    而秋冬茂却是谦虚有礼,还是至善至孝之人,路上便时常为了秋振声的死讯而悲伤,五人也都看在了眼里,对秋冬茂的感官可是真的很不错。
 
    结果现在楚休却是用一副审问犯人的语气对秋冬茂询问,这让五人都有些不满。
 
    楚休淡淡道:“别激动,我就这么一问而已,你们这么敏感做什么?”
 
    秋冬茂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色,楚休却是丝毫都不在意。
 
    其实秋振声是怎么死的他并不关心,楚休真正关心的还是秋振声的功法究竟在那里,如果是被人夺走了,或者是秋振声在将那功法背诵下来之后便毁掉了,那楚休可就有些倒霉了。
 
    方才他问秋冬茂那一句真的只是随口一问,想要诈一诈对方而已。
 
    人性本恶,楚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这世间有那种受了如此不公平的对待,结果心中却是没有丝毫怨怼的人。
 
    七月海棠的毒素杀不了秋振声,但却能够杀了秋冬宁。
 
    秋冬宁死了谁获利最大?当然是秋冬茂了。
 
    秋振声需要一个人继承他的武功,继承他养马的技术,继承他飞马牧场主人的位置。
 
    这个人以前绝对是秋冬宁,而秋冬宁若是死了,那就只能是秋冬茂了。
 
    这时楚孝德等人也是探查完庄子其他地方的痕迹回来复命,楚孝德摇头道:“对方只是为了杀人而来的,庄子内除了杀人的痕迹,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动过,手段干脆利落的很,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来。”
 
    王瑾在一旁皱眉道:“楚大人,你们难道便一点头绪都没有了吗?”
 
    关中刑堂一直以来都是以探查痕迹与断案出名的,方才程周海所展现出的专业素养的确不错,换成其他人,哪怕是武道宗师都看不出这些东西来。
 
    但问题是东齐朝廷要的是凶手,要的是交代,扯别的都没用。
 
    楚休沉声道:“王公公莫要着急,关中刑堂探案也是要看痕迹,看线索的。
 
    眼下凶手做的太过干净,一时半刻肯定是无法查到的,否则如果案子这么简单的话,东齐这边自己就能解决,又何苦来找我关中刑堂呢?
 
    王公公请放心,这案子我们肯定会给东齐朝廷一个交代的。”
 
    听到楚休这么说,王瑾虽然心下仍有些不满,但他还是点点头道:“那行,咱家就先回皇城复命,一两天的时间便能够回来,希望到时候楚大人你那边会有线索。”
 
    说完之后,王瑾便直接转身离去。
 
    这时那吴天冬忽然略带不屑的小声嘟囔了一句道:“关中刑堂?不过如此而已。”
 
    楚休猛然间一抬头,手中的天魔舞已经出鞘,带着幽深的魔气直接向着吴天冬斩来,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突然出手,就连方镇旗都没反应过来。
 
    吴天冬吓了一大跳,他手中的秋月双刀下意识的横在身前,刀如满月,轰然间爆发出了璀璨耀目的刀芒来,但却仍旧是被楚休那一刀给斩飞出去,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双手忍不住颤抖着,连刀都拿不住。
 
    程不讳等四人见状立刻抽出自己的兵器来,周身罡气爆发,怒喝道:“楚休!你什么意思?!”
 
    江东五侠义结金兰,亲如兄妹一般,哪怕眼前的人是楚休,是背靠关中刑堂的楚休,他们也仍旧敢动手。
 
    楚休收起了自己的天魔舞,缓缓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关中刑堂岂是你这种白痴废物能够诋毁的?
 
    人要为了自己的言行负责,这么大的人了,结果却是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须知道祸从口出,嘴臭就不要说话,懂吗?”
 
    吴天冬怒视着楚休,脸上带着羞愤之色,同时心中也是带着些许的惊惧。
 
    他跟楚休同样都是三花聚顶境的武者,结果方才楚休那一刀却是让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力感,那是一种根本就无法抵抗的无力感!
 
    方镇旗在一旁冷声道:“你们五个人如果再闹下去,那就给我滚出去!
 
    还有楚休,你也给我克制一下,我东齐请你们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惹事的!”
 
    方镇旗身为龙骑禁军的参将,他最为看重的就是规矩二字,龙骑禁军也是要求令行禁止的。
 
    而这楚休的性格简直就是喜怒无常,方才毫无预兆的便出手,这种人若是当他的下属,他定然会让其好看的。
 
    楚休耸耸肩道:“别人若是不来惹我,我自然也是懒得去招惹其他人的。”
 
    转头楚休对楚孝德道:“再带我去庄子里面看一看,上上下下都翻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密室之类的东西。
 
    秋振声在江湖上的人缘不错,结果现在却是无缘无故被杀,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隐情在。”
 
    楚孝德点了点头,跟着楚休又开始在庄子里面查探了一遍,而这次秋冬茂却也是紧跟着楚休身后,好似他担心楚休拿了秋振声什么遗物一般。
 
    实际上楚休也的确是在找那部功法的痕迹,虽然他知道,那部功法不太可能被秋振声给放到明面上来。
 
    现在大部分顶级功法都是铭刻在传功玉简之上,这样比较容易理解其中的武道真意。
 
    还有一部分就如同楚休得到的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一般,乃是用特殊的材料书写在特殊的东西上面,也一样带有武道真意。
 
    这种东西一眼就能够发现,秋家的庄子就这么大,不到十间房子,全都搜索过后也是一无所获。
 
    此时的天色差不多都已经晚了,楚休等人也没有再探查下去的心思了,便跟方镇旗告辞,不过秋冬茂却是非要坚持要在这里为秋振声守灵,但却被方镇旗给轰了出去。
 
    龙骑禁军作为东齐皇室的私军,堪称是令行禁止了,秋冬茂哪怕是秋振声的儿子,也别想独自留在这里。
 
    楚休等人歇息的地方便在飞马牧场内,此地有一些客房,东齐的人便将楚休安排在了这里。
 
    客房内,楚休看着周围的几个人沉声道:“诸位,我不太擅长此道你们是知道的,眼下你们有何建议?”
 
    钟平冷漠的摇了摇头,他是缉刑司出身,只会杀人,其他的事情最好别找他。
 
    王千平笑了笑道:“这次堂主让楚大人领队,楚大人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一路上这王千平表现的可谓是低调至极,让他干什么,他便干什么,也没有阳奉阴违,好似他跟楚休之间真的没什么恩怨一样。
 
    但楚休却是不会被他那一套所迷惑,这厮根本就是笑面虎一样的人物,第一次见面时就给楚休挖了一个坑,现在说不定在打什么心思呢。
 
    在场真正肯出力的便只有楚孝德和程周海二人,这两个人对视一眼,程周海道:“这案子还当真是有些棘手。
 
    首先是从尸体和打斗痕迹上看,线索少的可怜,根本就没有丝毫头绪,这条线索已经断掉了。
 
    而且秋振声在江湖上的名声当真是不错,几乎找不到任何仇家来,就算是偶尔有些恩怨的,也不至于杀人,甚至也没有杀人的能力。
 
    两条最重要的效果都已经断掉了,哪怕是用最笨的方式,一个个去排查秋振声的仇人都办不到。”
 
    在场的几人都是看向楚休,虽然说楚休不擅长这些东西,但这次可是楚休带队来的,案子没有完成,楚休的责任可是要比他们都大的,他想要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
 
    楚休沉吟了片刻道:“我对这方面的东西不太了解,但我只知道,任何的江湖仇杀都逃不过两个词:仇恨和利益。
 
    秋振声几乎没有仇人,那我们索性便猜测对方是因为利益杀人,秋振声肯定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这才被杀的。
 
    白天时秋振声尸体上的痕迹也说了,下毒的跟杀人的是两个人,很显然对秋振声动杀心的人,是突然起意的。
 
    我们若是反其道而行,先不去管庄子里面的线索,而是去外面看看他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情,估计会有些收获的。”
 
    程周海想了想道:“这点倒是可行,可以一试,眼下线索中断,也只能这么办了。”
 
    计划好了之后,众人便暂且休息,等到了第二日之后,楚休他们询问过了飞马牧场麾下的那些人,这才得知秋振声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庄子和飞马牧场内,只有一个月之前去了一趟济州府,楚休等人也是立刻前往济州府去探查。
谁的消息最为灵通,那肯定是当地州府的地头蛇势力。
 
    楚休依稀记得济州府的紫云楼便是当地的地头蛇五元帮的产业。
 
    所以来到济州府之后,楚休便直接奔着紫云楼而来。
 
    此时紫云楼内,五元帮的堂主‘笑面虎’韩奎正在无聊的把玩着一枚九龙币。
 
    前段时间神兵大会时紫云楼的生意可是好到爆满,就算因为楚休和剑王城的弟子交手把紫云楼打坏了一层,但那段时间紫云楼也是赚的盆满钵满,而现在则是显得冷清了许多。
 
    这时几个人踏入了紫云楼内,韩奎在看到对面的容貌之后却是猛的一哆嗦,手中的九龙币也是滚落到了地上。
 
    这位杀神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韩奎虽然心中惊骇,但他还是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走过去道:“楚大人怎么又来我紫云楼了?”
 
    楚休似笑非笑道:“你不欢迎?”
 
    韩奎连忙道:“绝对没有的事情!楚大人能够光临我这小小的紫云楼,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楚大人几位楼上请,我这就去为几位准备酒席去。”
 
    楚休摆了摆手道:“先不忙,我今天来是想要问你一件事情的。”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