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这么多年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干成最大的成就便是生了三十多个儿子

时间:2018-12-21 15:52 文章来源:互联网

他乃是东齐皇室立下的牌坊,昔日吕姓皇族都说了,要让姜氏皇族一脉永享安乐,用来证明自身跟上一代姜氏皇族的不同,现在若是动了他,岂不是相当于打了自己的脸?
 
    所以东齐朝廷这边,姜文元没人想去得罪,而且都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模样。
 
    但眼下这件事情闹的有些大,王瑾也只得走上前去,对姜文元拱拱手道:“安乐王,秋振声之死已经惊动了陛下,所以眼下还请您配合一下,这件事情若是当真跟聚龙阁无关,那我们也不会继续打扰您,一份客人的名册而已,聚龙阁内每天都会记录的,翻阅一下应当是很简单的事情。”
 
    姜文元直接冷哼了一声道:“名册?我聚龙阁每日里来往这么多的江湖人,名册这种东西若是都留着,那需要保存多久?当然是每隔数天都清理掉了。”
 
    姜文元这话说的太敷衍,就连王瑾都不信。
 
    聚龙阁不同于其他酒楼,来往的每个人客人可都是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每一条都需要详细的记录才行。
 
    结果现在姜文元竟然说名册几天的时间就要清理,他堂堂安乐王,难道连一个存放名册的地方都没有吗?
 
    王瑾还要说些什么,便听姜文元直接冷哼道:“王瑾,我跟你这阉人解释这么多是给你面子,想要搜查我聚龙阁,有本事你去把陛下给搬出来,否则就算是你殿前司的大总管张让来了,也是一样进不来我这聚龙阁!”
 
    姜文元这一声阉人让王瑾心中恼怒,他虽然是阉人,甚至还曾经如此自嘲,但自嘲跟外人的侮辱却是两个概念。
 
    不过此时王瑾倒还当真不敢去跟姜文元翻脸,他毕竟只是太监,乃是皇室的家奴。
 
    姜文元失势的话,他敢去落井下石的踩上一脚,但若是东齐皇族不想去动姜文元的话,他这边也是拿姜文元毫无办法。
 
    无奈之下,王瑾只得对楚休等人道:“先行退走,这件事情咱家会去禀报陛下的,到时候让陛下来处理!”
 
    王瑾都已经发话了,楚休等人自然也是不会再坚持,也都跟着王瑾离去。
 
    聚龙阁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有些震惊,心中暗道姜文元这个异姓王在东齐当的倒还当真是威风的很,竟然连殿前司的副总管,皇帝的心腹都不放在眼中。
 
    看着楚休等人离去的身影,姜文元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来。
 
    回到第九层之后,陆先生还在那里等待着,下面的情景他也是看到了,不过陆先生却是感觉姜文元有些过火了。
 
    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东齐皇族不想动他的前提下,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越界,肆无忌惮的嚣张狂妄,就连王瑾这种皇帝的心腹都不放在眼中。
 
    但万一他当真是玩过火了,东齐皇族的人对他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那姜文元的下场可是会很凄惨的。
 
    到时候像是王瑾这样,在姜文元身上受了委屈或者是暂时退让的人,那时估计会爆发的更加凶狠的。
 
    姜文元此时却是没有察觉到陆先生的心思,他只是冷声道:“陆先生,今天找个时间,给我把那楚休给解决掉!”
 
    陆先生闻言猛然一惊道:“王爷,这楚休刚刚跟你发生冲突你便要我杀他,这摆明了就是在说你是凶手,哪怕是白痴都能看出这其中的联系。”
 
    姜文元淡淡道:“没错,是白痴都能看出这其中的联系,但你感觉我像白痴吗?
 
    所以没有人会认为我是白痴,蠢到在这种时刻去杀楚休,他们肯定会以为楚休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死的,或者是真正的凶手在混淆视听,栽赃陷害。”
 
    陆先生一愣,倒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他一直都感觉这姜文元脑子有些拎不起,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只是可惜了姜文元的身份,他若是正常皇室出身的人,倒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了。
 
    “既然王爷都已经有了准备那就成了,等到天黑我便动手,保证会让王爷你满意的。”陆先生拱了拱手,身形随即便已经消失不见。
 
    而此时入夜之后,王瑾正在咬牙切齿的准备写奏折,好好的参姜文元一本。
 
    他刚刚从京城回来,倒也不用如此折腾了,一封信的事情而已。
 
    而楚休这边,除了他自己感觉无所谓,其他人倒是有些发愁,发愁这个棘手的案子究竟应该怎么解决。
 
    楚休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秋振声手中的功法,案子办成功了他也不吃亏,能够得到一些功绩。
 
    当然如果失败了,眼下的情况他们也可以拿回去说,不是他们败坏了关中刑堂的威名,而是东齐朝廷之间的权力斗争有些太过复杂,他们一堆外人,想要插手也很难。
 
    其他人在客房内苦思冥想,楚休倒是懒得闷在客房内,而是去济州府内闲逛着。
 
    说实话,上次在神兵大会期间其实楚休没有在济州府闲逛过。
 
    上次神兵大会期间火药味浓烈,要么就是有人要杀楚休,要么就是楚休在杀人,情况紧张的很。
 
    而这一次楚休倒是没有抱着非要拿到功法的心思来的,而是有着一种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想法来东齐,所以这次他倒是轻松的很。
 
    不过就在楚休刚刚走进一条小巷当中时,一股惨烈的杀机轰然落下,强大的气机向着楚休袭来,让楚休下意识的便拔出了自己挂在腰间的天魔舞,魔气席卷,瞬间阿鼻魔刀轰然斩出!
 
    PS:宣传一下群号:
 
    VIP书友群:63751643(需要粉丝值3000以上)
 
    书友群一:486217939(快满了)
 
    书友群二:460351422(已经满员)
 
    书友群三:125313474(空位很多)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冒充’魔教
 
    对于修炼过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和快慢九字诀楚休来说,想要偷袭他还当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增加了楚休的精神力,而快慢九字诀当中的外缚印则是主感应,可以趋吉避凶,增加感知力。
 
    这两种功法加起来使得同阶的武者几乎无法偷袭到楚休,甚至是比他实力高上一个层次的武者也不太可能。
 
    当然如果是比他的实力高上许多的武者前来,那楚休也就没有办法了,就比如现在这般。
 
    突然出手的这人实力强大无比,甚至是对方已经出手了,楚休这才察觉到的那股杀机,阿鼻道三刀匆忙出手。
 
    滔天的魔气席卷而出,只听一声巨响传来,楚休顿时感觉到一股阴邪至极的掌力将他直接轰飞,甚至那股掌力都顺着他的天魔舞入侵到了他的经脉内,使得楚休爆发出了内狮子印来,这才将那股阴邪至极的掌力给驱逐。
 
    “啧啧,果真不愧以天魔令为原料锻造而出的兵刃,这威能还当真是不凡啊。”
 
    陆先生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从黑暗中走出,周身魔气滔天,显得异常的恐怖。
 
    楚休的眼睛一眯:“无相魔宗?我跟你无相魔宗无冤无仇,甚至我手中还拿着天魔令所锻造出的兵刃,要杀我,也应该是那些正道宗门想要杀我才是,你为何要杀我?”
 
    陆先生摇摇头道:“其实我的习惯是在杀人之前不说那些废话的,不过看在你手中拿着天魔令锻造出的兵刃份上,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个道理,那就是做人最好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树大招风,若是有下辈子,记得低调一些,你手中那把刀不错,杀了你之后,我会帮你好好保管的。”
 
    话音落下,陆先生周身魔气汹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赫然已经是天人合一境的巅峰,仅次于武道宗师的程度!
 
    楚休皱着眉头,这陆先生的实力当真是恐怖,看其气势甚至要比昔日天罪舵主还要强大。
 
    当然现在的楚休也不是昔日面对天罪舵主时的楚休,他倒是有把握逃出去,不过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连楚休都不知道。
 
    但就在此时,楚休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直接朗声道:“天魔无相,大道无疆。圣火炼心,魔焰吞天!”
 
    正准备出手陆先生闻言身形顿时一滞,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厉喝道:“你到底是谁!?”
 
    方才楚休说的四句话,赫然就是昔日昆仑魔教的口号,而且还只有昆仑魔教嫡系才有资格说的那种。
 
    这四句话在几百年前有人知道不稀奇,但放到现在,昆仑魔教已经彻底被各大宗门所绞杀,一些痕迹更是被抹杀的没有多少,这四句口号也只有像是无相魔宗这样依旧忠于昆仑魔教的人才会知道。
 
    楚休沉声道:“这位无相魔宗的前辈,在下严格来说其实也算是圣教弟子,我所传承的乃是昆仑魔教麾下魔心堂堂主‘九转魔心’南宫无明的功法。
 
    昔日我只不过是江湖草莽出身,正是得到了南宫无明的传承这才有现在这种修为境界。
 
    为了遮掩我圣教出身的身份,我甚至还特意去修习了佛门和道家的功法,这才到了如此境界。”
 
    陆先生听完之后直接沉声道:“这里有些不安全,先去其他地方再细说。”
 
    陆先生说出这些之后,其实就已经相信楚休的身份了。
 
    昔日昆仑魔教的构架十分复杂,麾下有着堂,也有殿,甚至还有各个功能不同的组织,这些组织不是昆仑魔教内部的人是绝对不知道,而且楚休竟然还能说出昔日堂主南宫无明的名字来,这就更加能够确定楚休的身份了。
 
    当初昆仑魔教被攻破时,有一部分的昆仑魔教武者被正道中人四处追杀,所以传承遗落在其他地方倒是很正常的。
 
    而且再结合楚休一直以来的表现,他对魔道也并没有什么排斥,自身也是修炼了很多极其强大的魔功,这也很符合他潜伏在江湖中的魔道身份。
 
    其实楚休除了身份是假的,其他的一切可都是真的,不过却是发生在未来的一件事情。
 
    数年后便真的有一个崭露头角的魔道新秀在江湖上扬威,对方的身份便是这南宫无明的传承者,所以被众多正道高手纷纷追杀。
 
    现在楚休暂时借用一下这个身份,也不会被人怀疑身份。
 
    楚休跟着陆先生来到了城边一座到处都是破屋滥瓦的贫民窟当中,这周围都是济州府一些寻常百姓,寻常富人都不会来这种地方,更别说是一些武道强者了。
 
    陆先生对着楚休拱手一礼道:“幸亏方才楚小友你亮明了身份了,要不然我可是差点铸成大错了。”
 
    陆先生对楚休的态度很客气,根本就是拿楚休当平辈人看待。
 
    他已经认定了楚休乃是昆仑魔教的传人了,而他乃是无相魔宗之人,以前只是昆仑魔教的附庸宗门,所以按照规矩,他甚至都要比楚休低上一头的,只不过现在昆仑魔教都已经没了,纵使是他们无相魔宗之人,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坚持传统了。
 
    楚休也是道:“前辈不用在意,我的身份也是极其敏感,所以轻易不敢在江湖上暴露。
 
    上次神兵大会之时其实我便想要跟无相魔宗的诸位前辈沟通一下,只不过那时候事情紧张,有些来不及了而已。”
 
    陆先生点点头道:“我等圣教中人现在被人人喊打,万一身份被那些正道宗门发现可是会很麻烦的,你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而且你投身关中刑堂这一招倒是很高明,关中刑堂介乎于朝廷和江湖之间,也是介乎于正道和魔道之间,纵使你动用一些魔道功法也是不打紧的,换成其他地方,可是没那么容易会过关的。”
 
    楚休点点头,问道:“前辈,方才到底是谁要杀我?我跟无相魔宗无冤无仇,定然不会是无相魔宗要对我动手的。”
 
    无相魔宗现在虽然正在跟姜文元合作,但那也只是合作而已。
 
    但现在陆先生既然认定了楚休乃是昆仑魔教的出身,那楚休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一个是只是合作者,一个乃是自己人,二者怎么选择,这还用问吗?所以陆先生几乎想都没想便把姜文元给卖了。
 
    陆先生直接道:“让我杀你的,乃是安乐王姜文元。”
 
    此话一出,楚休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异色,因为他是真的没想到,白天他才刚刚跟姜文元发生冲突,结果现在姜文元竟然就派人来杀他,这种白痴的决定姜文元应该是做不出来的。
 
    但结果姜文元却是偏偏做出来这种看似白痴的决定,反而能够洗脱嫌疑。
 
    之前楚休一直都以为这姜文元执意作死,乃是一个蠢货,现在看来,这厮不是蠢,只是执念太深而已,非要把小聪明用在不可能的地方。
 
    “无相魔宗跟姜文元有合作?”楚休问道。
 
    陆先生点点头道:“合作早就有了,上次我们在镜湖山庄外布下的大阵,便是姜文元的手下做的。
 
    我们那么多无相魔宗的弟子能够混入镜湖山庄当中,也没少了姜文元的帮忙。
 
    咱们圣教一脉的名声你知道,有些敏感,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能低调的暗中行事,肯跟我们合作的宗门几乎是屈指可数的。
 
    姜文元有野心,为了他的野心,他可是能够什么都不顾的,跟我无相魔宗合作算不得什么。
 
    方才我跟你说行事低调一些可不是为了故意嘲讽,而是你的高调行为已经引起了姜文元的注意,对方这才执意要杀了你的。
 
    那厮现在就是疯子,他现在能干出什么事情来,就连我都猜不到。”
 
    听完了陆先生的话之后,楚休也是心下自省,看来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是有些高调了一些,虽然不至于说是嚣张,但却是只考虑到了利害关系,而忽略了人心。
 
    利害关系这种东西是最好推测的,楚休现在乃是关中刑堂派来东齐调查案件的,关中刑堂是他的靠山,东齐也是他的靠山,谁动他,谁就是在挑衅关中刑堂和东齐朝廷,所以正常来说是没人敢去动他的。
 
    但奈何姜文元现在很不正常,他的野心都已经膨胀到了爆发的边缘,堪称是毫无顾忌,杀不杀楚休,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对了前辈,秋振声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真是姜文元动的手?”楚休疑问道。
 
    之前楚休查到了聚龙阁那里,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明白,姜文元跟秋振声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去杀秋振声作甚?没理由的惹了一身骚。
 
    陆先生嘿嘿冷笑道:“还真就是姜文元让动的手,而且还是我亲自动手杀的秋振声。
 
    至于具体原因嘛,其实就是东齐皇族之间勾心斗角的狗屁倒灶事情,姜文元想要在其中插手掺合,结果却是闹出了这么一桩大案子。”
 
    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情竟然还牵扯到了东齐皇族内部的斗争,看来还当真是有些麻烦。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因果
 
    PS:感谢书友dadsasdas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陆先生已经彻底把楚休当成了自己人,所以对楚休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楚休说了一遍。
 
    东齐开元帝吕浩昌不算是东齐最为出名的皇帝,也不是能力最为出众的皇帝,但却是出身最为坎坷的皇帝。
 
    上一代东齐皇帝意外早亡,没有留下子嗣,导致东齐皇族内乱,可以说是血流成河,最后甚至牵扯到了东齐朝廷的一些势力,这也导致东齐有些实力大损。
 
    最后还是一位隐修多年的,东齐皇族出身的一位老祖亲自出手干预,这才将事情给彻底平复下去,而其结果就是在众多嫡系皇族中选出修炼天赋低下,能力也是较为平庸的吕浩昌来当这个皇帝。
 
    而刚刚继位的吕浩昌那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生儿子,拼命的生儿子。
 
    上一代皇帝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没有子嗣,导致大位不稳,可以说是害人害己。
 
    结果吕浩昌这么多年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干成,最大的成就便是生了三十多个儿子,而其本人现在更是轻松活到了八十岁,但却也没有退位的打算。
 
    吕浩昌能力平平,但他的那些儿子却是没有几个庸才,特别是靠前的那几个更是如此。
 
    眼下秋振声的案子其根源便源自于东齐太子与二皇子之间的斗争。
 
    吕浩昌在位的时间有些太长了一点,虽然早早便立下了太子,但却变相也给了其他皇子一些机会,特别是东齐的二皇子吕隆光,其野心能力不在太子之下,早就已经有了取而代之的心思了。
 
    因为二皇子的强势态度,所以也导致了太子的危机感,不断的在东齐内寻找盟友。
 
    姜文元便是太子的盟友之一,还有一个则是白虎堂的一位堂主,结果那位堂主刚刚答应太子没多长时间竟然意外被杀,这也让太子在急切之下转换目标,盯上了飞马牧场场主秋振声。
 
    一个月之前秋振声去聚龙阁,相邀的人正是太子的人,想要拉拢秋振声加入太子那边,结果却是被秋振声拒绝。
 
    而在后来太子曾经在暗中调查过秋振声,结果意外得知秋振声竟然在之前就已经暗中跟二皇子联络上了。
 
    平心而论,飞马牧场对东齐很重要,但秋振声本人却不太重要。
 
    因为秋振声毕竟只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这个境界的武者在江湖上算是大高手,人人敬仰的存在,但放在整个东齐朝廷嘛,只能说是中坚力量而已。
 
    比如王瑾这个副总管,方镇旗一个参将,都是天人合一境,这个境界在东齐朝廷并不稀奇。
 
    所以即使知道秋振声已经投靠了二皇子,其实太子也没对秋振声动杀心,姜文元派陆先生去杀秋振声,完全就是想要把水搅浑,不让二皇子的实力太多超过太子,让东齐皇室内部开始自相残杀。
 
    听完之后楚休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当真还跟他有些关系。
 
    蝴蝶效应可是很恐怖的,当初白虎堂那位堂主若是不死,恐怕太子也不会生出招揽的秋振声的心思,自然也就不会引来这一系列的事情。
 
    说起来秋振声还是被他给连累死的,这也算是造化弄人了。
 
    不过这时楚休忽然想起了什么来,他问道:“对了,前辈在跟秋振声交手上,有没有感觉对方有些不对劲?
 
    我关中刑堂事后验尸,发现秋振声在之前就已经中了七月海棠的毒素了。”
 
    陆先生嘿嘿笑道:“当然
    其实姜文元这次若是不杀我,我倒也懒得去理会他,事情查到姜文元哪里,牵扯出了太子和二皇子之间的斗争,我大可不必理会。
 
    但这次姜文元却是想要来杀我,我若是就这么放过他,保不齐他还想要来杀我第二次!”
 
    在东齐之地,姜文元是极其特殊的存在,虽然他还在不断的作死当中,不过不可否认,姜文元所能够动用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眼下他跟无相魔宗合作,可以驱使无相魔宗的帮他出手,但实际上姜文元麾下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也是有的,而且还不止一个。
 
    陆先生道:“既然你有想法便可以了,同为圣教众人,需要我帮忙的,你随时可以联系我,不必客气。
 
    而且你若是在关中刑堂暴露了身份也不用怕,大可以来我无相魔宗。
 
    圣教虽然已经破灭,但圣教的人却是仍旧还在,不会让你没有容身之地的。”
 
    楚休拱拱手道:“多谢前辈。”
 
    陆先生摇摇头道:“不用客气,眼下我圣教已经凋零至此,别说你本来就是我圣教嫡系,哪怕是半路想要加入我无相魔宗,我无相魔宗也会如此对待的。”
 
    说着,陆先生冲着楚休身后的地方虚点了两下,眼中露出了一丝诡秘之色,低声道:“我们身后有着一只小老鼠,隐匿的功夫倒是不错,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你看着办吧。。”
 
    说完之后,陆先生直接便离去,楚休的眼中则是露出了一抹异色,身形一动,内缚印爆发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瞬息之间便已经来到了他身后的一座小巷当中,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就是一脸惊慌之色,准备随时逃离的楚孝德!
 
    此时的楚孝德可以说是后悔至极,后悔自己为何非要好奇凑上来观看。
 
    之前楚休在济州府内闲逛,其实楚孝德也是一样,但他却并不是故意跟踪楚休的,而是偶然间看到了楚休的背影。
 
    那时候楚孝德刚刚想跟楚休去打招呼,结果便看到楚休跟一个黑影急速的离去,楚孝德心下疑惑,便直接跟了上来。
 
    他乃是楚思摩义子,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修炼多少西域的功法,只有一门功法还是他意外得到的,可以增加自身速度,隐匿气息类的西域功法。
 
    正是凭借这门功法,他才能够在陆先生和楚休的不远处偷听到这么多的东西。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